孙成龙刚从书记位上退下,就要回小山村,小山村是自己出生地方,父母虽然不在了,但是他们都埋在小山村哪里啊,还有战友呢,也该聚聚了,孙成龙越想越觉得退下来的事比在位的时候还重要。时间不等人,不能再拖了——

儿子孙小虎、儿媳丽丽和小孙女就像谈判一样要孙成龙留下,孙成龙不答应,说:“我这辈子就是为小村走出来的,现在退了,怎能再留城呢。”

儿子孙小虎有些生气,说:“小村人都不愿呆,家里只剩下老人孩子,你去干嘛?清闲点吧,折腾啥呀。”

孙小虎一番话,说得孙成龙也有点生气,心里说“呵”,我刚退下,就开始教训起老子来了。心里有气,说话的嗓门就大了,瞪着眼,看着儿子说:“咋?我就是不能清闲,就是要折腾,咋啦?”

回到小村的孙成龙和老伴在门前种些菜,养些鸡鸭,有人说老两口是享清闲来了。

可孙成龙除了吃饭睡觉在家,其他时间都是村前村后转。有时爬到山顶上,这边望一望,那边看一看,有时拿起石头看看,又用手扒扒土,谁也说不清他要干啥。只有老伴知道,劝他说:“清闲点吧,不要再折腾了。”孙成龙不听,反而要求老伴:“以后不许说这话,我这辈子欠小村太多,有生之年一定要做好这件事,要不然,死也不能心安。”

时间不长,上边下文了,批准孙成龙在村外小山上建一个坟场。

啊,孙成龙要建坟场,这新闻在不亚于一颗炸弹在全县爆炸,谁都不信,小村人不信,儿子孙小虎更不信,可白纸黑字,政府的文件还能假?孙小虎的媳妇丽丽刮“枕边风”:官不在了,看来权威还在,影响也太不好了,他退了无所谓,可你还在位啊,说不定哪天就影响到你。”孙小虎从乡镇刚提拔上来做副局长,听了媳妇的话,想想有道理,说:“他这样折腾,我就看不出,到底要干啥呢。”

这天周末,孙小虎带着媳妇、女儿一家三口回小村来了,一进门,没等孙成龙老两口说话,孙小虎开口就说:“爸,你要为自己建坟墓,也由我们来。你这样做,人家说我们做儿女不孝知道吧?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。”

孙成龙刚要解释,儿子不容孙成龙说话,带气说:“劝你留城你不留,要回小村。回小村也就算了,又要建坟场,人死一个盒子就够了,建坟场干啥,你咋就不能安稳的养老呢,咋就喜欢折腾呢。”

这一番话,说得孙成龙心中的火“腾”一下爆发,孙成龙站起身,把桌子一拍,脸如冰霜,冲着儿子大声说:“混账,你教训起老子来了,给我滚出这家门,我不想看到你。”

老伴见老子和儿子两下吵起来,都是带着火,赶紧打圆场灭火。谁知儿媳妇又接上,说:“你退了,可你儿子还在位上,向日葵视频下载app视频ios这样做对他以后的影响就大了。”孙成龙这个气啊,若不是因为儿媳妇,很可能也要给点颜色,可儿媳妇不能,只能对儿子发火,这边老伴还在打着圆场呢,孙小虎听媳妇这一说,觉得有理,也说:“这关系到我的未来前途。”

孙成龙压低声音,说:“影响你啥?你做你的事,我做我的事,怎么影响你前途了?”孙成龙越说越气,最后手指着孙小虎说:“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你若做了让人戳脊梁骨的事,我就不认你这个不孝子。”

孙小虎见爸爸这样,也带气,说:“你要认我这个儿子,就不要再建啥坟场了。

孙成龙一听,气得牙关紧咬,双眉倒竖,手指门外,严厉的说:“走,你们都走,都给我滚出去,我不想看到你们。”接着压低声音,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这个混账,我宁愿不要你这个儿子,我都要把坟场建起来。”

老伴见孙成龙气成这样,赶紧扶住,说:“不要再气了。”又转身对儿子、儿媳说:“你们别说了,再说把你爸气死。”

小孙女从未见过爷爷孙成龙气成这样,吓得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来。

这一哭不打紧,儿媳趁机哄着说:“别哭,让爷爷别生气啊。”

小孙女怯怯地走近孙成龙,孙成龙说:“你们知道孩子一哭,就疼在父母心上,可你们知道死了儿女的人家父母呢,是啥心情?没了儿女的父母,现在他们也将要死,他们又是啥心情吗?”

老伴连连安慰孙成龙,说:“不要说这些了吧。”

孙成龙说:“这个事不说他们永远不知道,还有孙女以后更不会知道。”接着说出一段感天动地的故事来。

那一年,小村里的年轻热人去当兵,大伙都是争着去的啊,一起走了六七个,还有邻村也走了三四个,都是十七八,二十来岁,正是青春年华啊,各人的心里、各家的父母哪一个不是对未来充满希望?

谁知一声令下,全上了前线,谁也不当孬种啊,上战场前,战友之间互相说得最多的就是家里的父母,一致约定,谁活着,就要替自己尽孝,那怕是给父母日后烧点纸,自己也是死而无憾了。

战斗是残酷的,几场战斗下来,孙成龙失去了好几个战友,泪水已不能表达心情,唯一的愿望就是回家后,好好履行承诺,把战友的父母孝敬好。

可事情不是按孙成龙想的那样,因为有战功,孙成龙被组织上破格提拔,继续留队。

那年回小村的时候,孙成龙的父母和战友的父母都已年老多病,不用孙成龙到各家去看,他们得知孙成龙回家了,各家父母都来看孙成龙,那场景让孙成龙怎能忘记?那是各家父母在看自己儿子的神情啊,他们把看孙成龙当作是在看自己的儿子,泪眼婆娑中,一边念叨,一边说着如果自己的儿子不死,应该和孙成龙一样的话。孙成龙和各家父母拉拉手,让他们摸摸脸,孙成龙说了上战场时战友相互的承诺,说自己以后会尽孝道的。

各家父母听了脸上带着笑,可那泪水瞒不住心里的悲痛,他们失去了儿子,他们连思念都将失去,因为儿子的坟墓离小村太远了————

现在终于退休,自己的父母和战友的父母都已作古,存于内心的自责时常提醒自己,活着没有替战友尽孝啊,再不能等了。自己一旦死了,对战友也不好交代啊。一定要建个坟场,把战友的骨灰都找回来,安葬在一起,把战友父母的骨灰也安葬在这小山上,让他们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,每天看着小村,看着太阳从小山上升起,看着月亮从小山上落下,魂归故里,早日安息。这是我孙成龙一生的愿望,更是那些死去的战友的愿望,也是战友父母们的愿望啊。

孙成龙一边说,一边流着泪,儿子孙小虎、儿媳妇听了愧疚不已。孙小虎含着泪说:“爸,对不起,是我没理解你。”

小孙女见一家人和好了,也学着爸爸妈妈的口气,说:“我也支持你把这事做好。”

一句话,说得一家人哈哈大笑,孙成龙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心也敞亮了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