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不动摇是假,找理由搪塞她,他也难受。

可真的说出口谈何容易,尤其是让她知道被注射的真相,以她的性子绝对要自责到疯,他不想看她惊慌失措,每天都为了他提心吊胆,不想,丁点都不想。

慕离有些走神,视线落在她颈间,白皙肌肤露出深浅不一的印子。

电脑弹出屏保,是一家三口的合照。

没能得到回应,林青的心沉入谷底,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像是从极远处飘来,并不真实:“你说吧,不管什么我都能承受。”

无论是受了伤还是后遗症,她甚至做好了他还会失忆的心理准备,此时不同往昔,她有信心和决心,这一路是一定要陪他走下去的。

既然要陪,哪怕做出最坏的打算。

男人的脸埋在她颈间,轻吻被他弄伤的印子,她看不到他的神色,这样的沉默愈发难熬。

“我没事。”他的声音阴晴不定,三个字费尽了全身力气说出,薄唇微启,吐出的气息灼热喷在她脖颈。

有些痒,她却笑不出来。

林青不信,男人接着又说:“真没事,你太紧张了,我最近是有些压力,可你想的受伤和后遗症都没有,你要不信,明天就去医院检查。”

“好。”林青到底不能放心,趁他没改口立即应下,她握住他的手,“明天就去,当着我的面,让我看到你没事。”

清纯长发女神许诺白衬衫露美玉肌肤真空写真

慕离把她的手裹在掌心,深埋的感情yu要爆发,他以为能瞒得过一时半刻,待她察觉异常,他已经戒掉,可没想到她连细枝末节都没放过。

爱和不爱,在乎和不在乎,一眼就能看出。

他从没这么庆幸。

男人从她纤细的脖子吻至嘴角,探入的舌尖近乎苦涩。

他用尽全力铺开唯一的路让她回到身边,一双手将她稳稳托至制高点,可若是真的无法走到最后,她若从他手中重重摔下,该怎么办?

让她亲眼看他忍受折磨,让他亲眼看她绝望?

他不可能让那一天出现。

咚的一声,书房门板被撞击后发出震动,起初看不清,房门缓缓移开半弧,一道小身影落入视线内。

“橙橙,你躲在门外做什么?”林青的注意力被转移,她半推开男人,把他大掌从睡衣拿出后看向门口。

橙橙两手贴在裤线,规规矩矩挺直了小身板:“老师让观察生活,我在完成作业。”

“拿为什么偷偷摸摸的?”

“爹地妈咪亲亲,非礼勿视。”

橙橙说完跑进屋,趴在林青腿上,林青把他捞进怀里,橙橙晃着两条小腿仰起脸,“橙橙也要亲亲。”

小嘴撅起,一脸期待。

林青温柔亲了亲儿子,越过小肩膀看到屏保,她手伸向腰侧摸到男人的胳膊:“这照片还是你刚把我骗回来的时候照的吧。”

什么叫骗?

她自己轻笑出声,背对男人,看不到他瞬间黯淡的眼底,只是一句玩笑而已,他刚才主动说出医院,多少让她放下心。

慕离把怀里两人抱紧,随手关掉任务栏的所有页面,主屏幕是林青的独照,他眯起眸子,“回头再照张给换上。”

“等天再冷些吧,最好是下雪的时候。”林青流露向往,他们好像还没一起越冬看雪过,到时候,橙橙就能完成和爹地堆雪人的心愿。

林青枕在男人肩膀,抚摸着儿子的小脸,雨声淅沥,轻浅地落在她的心头,撞入最柔软角落。

此时的安宁祥和,她动一动手指都能被幸福包裹,橙橙晃动鼠标,乱点一通后误打误撞翻出个相册,一张张跃然眼前,林青定睛细看,竟是五年前的照片。

“妈咪,这也是你咩?”橙橙点开一张,放大至整个屏幕,精耀的眸子盯着屏幕上的女子。

林青微怔,这照片,好像是偷拍的。

“认不出来?”男人挑眉,握着橙橙的小手,带他浏览后面的照片,挨着说明每张画面。

橙橙听得津津有味,林青恍惚间错过了男人的话,再回神,屏幕跃出最后一张,男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:“这张是你们的合影。”

橙橙一瞬不瞬盯着,来回搜索三百遍,最后只能颓然哭丧着小脸:“爹地骗人,木有我,只有妈咪。”

慕离指着照片上林青平坦的小腹:“你在这。”

那是她离开前最后一张照片,那时候,还不知道她怀孕了。知道有橙橙后,慕离私下算过时间,应该就是那时候没错。

记忆如开闸的洪水,猛烈碰撞的只剩下甜蜜。

林青摸着男人的手臂,他好像瘦了,她正想询问,耳边的声音又让她心安。

男人摸了摸她的脸,林青回头,他攥住她清澈目光:“等冬天下雪了,我们一家三口去楼下堆雪人。”

A市最权威私人诊所内,穿着白大褂的女人背对玻璃门正在进行实验。

男人站在门前身份认证后进入实验室,女人闻声头也不回,“嗯。”出个声算是打招呼,她摆弄试验管弯下身,专注化学反应。

女人目光凝聚,工作时一丝不苟尤为细致认真,认识她的人都知道,也只有这种状态下她才是个正经样子。

男人原地站定,扫向摆的满满当当的几张试验台,视线最后定格在女人身上。

半分钟后,女人直起身,扶着腰抱怨:“都说男人才会腰疼,怎么我也这样。”

慕离冷眸睨她,视线阴冽几分。

女人转身,一张标志的脸展现眼前,这姣好面容的确能迷倒些男人,她嘴角微微上扬,双手插兜盯着慕离看了半晌:“啧啧,瞧你现在,刚见面那会儿还强壮如虎吧。”

他沉一把视线,废话太多。

女人这段时间也摸透了他的性子,冷漠至极简直无趣,她带着慕离出了实验室拐进个房间,朝手术台方向努努嘴,“躺着。”

慕离拉把椅子坐下。

女人指指他的外套:“脱了。”

慕离不耐,指尖点着台面,谁能想到A市名气最大,博士出身,在国际上拿了无数荣誉,又开了家高级私人诊所的医生,竟然是这么个女人。

“别啰嗦。”慕离解开袖口露出小臂,“快点。”

助手恰好此时推开门,低头看着盘里的药品嘴里不停嘟囔:“老板,外面那人非让你亲自开药,我给的死活不用。”

刚说完,一抬头瞧见老板直投的目光,女人笑得金光耀眼:“是吗?我看看。”

她走近,助手下意识后退,刚才进来的不巧,屋内的对话钻入耳缝。

什么脱了?什么快点?

助手笑得嘴角僵硬使劲往后撤退,屋内开的是暗光,看不清男人的脸,只觉眼角余光扫过,冷冽阴鸷地眸子锋利逼人。

不不不会是赶巧坏了老板的好事吧?

女人拎着助手出去了趟,解决完外面的病号,再回来指间捏着个东西。

慕离敏锐抬头,眼前快速划过道弧线,他手一接,摊开的掌心躺着枚药片。

又是什么花样?

见过两三面,他每次都怀疑这女人到底是不是医生。

“反应挺快,看来还有救。”女人倒了杯温水递给慕离,凤眼微挑,“赶紧试试,看我这两天的辛苦有没有成效。”

慕离面色冰寒,把药片扔进水杯里:“你用我做试验?”

药片快速融化,一杯清水瞬间浑浊泛白。

“废话那么多,不实验,你来看热闹?”她轻晃均匀后把水杯抵在他嘴角,“喝了。”

慕离眉间一冷,扣住她手腕后立刻甩开,面带嫌恶拿走杯子,一仰头,滴水不剩。

女人退后一步,这还不让碰了。

慕离放回杯子,脸色骤变,全身神经猛然被轰炸一般,这感觉,像是药瘾发作。

他腾然起身,女人走到另一面记录下他的反应,很快他恢复神色,坐回椅子,握了握拳,身体似乎起了微妙变化。

“失力吗?”女人拿笔尖隔空指指他的胳膊,她总是写下来,手边放着平板也不用,从小的习惯改不掉。

慕离摇头,可刚才,还是没能控制自己。这一点,女人也注意到,不过这种黑暗中摸索前进的事,着急也没用。

被注射的是新药,就得用新的法子治疗。

女人给他又吃了另一颗药片,他紧绷的神经骤然一松,她从抽屉翻出盒药,盒子上无名字无日期无成分,简直一三无产品,“发作就吃,维持能力的。”

慕离伸手接住,大眼一扫:“又是你的试验品?”

“不想实验,简单。”女人不屑,坐在对面椅子上,“先注射着,等第一批成功戒掉的出来了给你传授传授经验,绝对比我管用。”

她说完从旁边拿起仪器,给慕离常规检查,又让他做了几个力量测试,看完结果后交叠起纤细双腿,她环着双臂,不说话。

慕离眉峰蹙起:“还要多久才能戒掉。”

“你急什么,先留点力气再说。”女人睇去一眼,似笑非笑,他脾气比上回见面急躁了些,“被注射那么猛的剂量,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奇迹了。”

“我没那么多时间。”

“我先说清楚,这东西现在才刚开始发挥作用,你想瞒着,随意,可后面是不可能瞒住的。”女人抬手制止慕离想开的口,难得正经,“别说你老婆没怀疑,等再过两周,她还不起疑就不是你老婆。”

“你管得太多。”

“告诉她,她能帮你,你也不用再费心思藏着掖着。”

“我若是最后真戒不掉,宁可接受你注射的提议。”慕离想也不想说出口,“总之,我不会让她为这种事伤心流泪。”最好用的手机克隆软件黄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