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宸守在宿舍,他总有消谴的办法,没事数数小东西的宝贝,逗逗小妖怪和屋檐童子,观察下小老虎,自得其乐,过得逍遥快活。

等快餐快送到时,漂亮少年给小老虎喂了一次奶,慢悠悠的下楼,路上遇上两三拨女生,惹得人家又嫉又恨。

男扮女装扮习惯了少年,对于男女生爱恨交加的眼神习以为常,慢条斯理的登上房车。

阿金在房车车门开启时便知是谁,忙装了壳热开水送出厨房放厅里桌几上,会里的老人们都知道九爷是离不开茶的。

候小道士留在房车上也不觉闷,抱着本本玩游戏,游了一个上午还不亦乎,丝毫没有想要外出走动的心思,当听到脚步声近前时才抬头,看到漂亮少女,有点小尴尬:“前辈。”

“你随意。”少年走到青年对面的地方,随意的在沙发下坐下去,自己动手泡茶,动作优雅,行云流水,高贵自然。

女装少年漂亮得让人咂舌,哪怕敛尽气势,随随意意的坐着,如诗如画,更让人无法不重视,候士林哪敢继续玩游戏,丢开电脑,情不自禁的正襟危坐。

九宸冲泡好两盏茶,推一杯给青年,他的手指比女生们的手略粗,白嫩如剥去外衣的葱白,指头尖尖,如玉雕的艺术品一样赏心悦目。

候士林受宠若惊,珍视万般的捧起青花小盏,一口一口的啜饮,或许是泡茶的主人太美丽,所以连茶也感觉特别香醇可口。

美少年饮茶也是一幅画,一幅动态的人物画,优美流畅,让人如痴如醉,尤其是对香茗满意露出的一丝满足,更是令他整个人越发的灵动,那双眼玉光流转,熠熠生辉。

候士林无意之中一瞥,看到漂亮的前辈那副仙容玉姿,不由看痴了,心底只有一个想法:此人只应天上有。

他正云里雾里时美少年放下盏,青瓷盏磕在玉制茶盘里发出悦耳的“叮”脆响,那一声也惊得青年飘飞的神智骇然回归。

气质尤物曲线的性感

“孩子,你不准备坦诚的谈谈吗?”少年清悦的嗓音,如清晨的画眉鸟鸣响在幽谷,百啭悠扬。

“谈……谈什么?”候士林有些莫明其妙,前辈啥意思?

“你隐瞒了些事情,没有对你师父师叔和我的小东西说实话。”九宸美丽的眸子是洞察一切的智慧。

“我……”候士林心头一凛,有瞬间不知所措,而下一秒,少年的话让他如大雪天被泼了盆冰水,一股寒意从脚心涌起直冲心头,含羞草app研究所破解他听见他说:“小东西昨天说你被吓得丢了一魂一魄,不是夸大其词,必有其事。你一进这里小东西便吃了一惊,她那刻应该已从你身上看到了些东西,你昨天隐瞒你受惊的真相没说,小东西不问,不代表我们真的不知。”

“……”候士林骇然的瞪大眼,握着茶盏的手僵了僵,唇嚅动了一下没发出声音,他机械似的自己给自己继了一杯热水,一口气喝下去,那热量在胃里散开,人才回暖。

他定了定神,才找到自己的声音:“前辈,我确实有一件事没说,当时我和另两人进入的墓室里有三具棺材,我本来是主张不要去撬棺材的,另两人抵不住诱惑打开一具棺便跳出一只毛僵,好不容易制服毛僵,墓室机关发生改变,一下子开了两道门,其中一道门中走出一个人……”

他说到那里语气僵硬,不由自主的咽口水,九宸静静的看着青年,声音平静:“那个不是人,是飞僵或者更厉害的鬼吧。”

“是……是的,”候士林木木的点头:“那个人跟活人一模一样,就好像是去探墓的活人,活生生的,就算穿着古服,那样子鲜活的让人根本不会想到会是鬼或者其他,他走出来时还笑了笑,笑容能让人感受到活人的气息。

我甚至也看不出他的真身,我的两个同伴以为找到了存活几百年的古人,欣喜欲狂,然而乐极生悲,他们的笑声还没落,那个古人便欺近其中一个人,在一瞬间身体分开,一下子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给包裹了起来,那一刻,我的脑子都空白了,也不过在转眼间那个古人又展开身子又扑了过来,我的鬼使反应快,拖着我冲向另一条门,另一位幸存者被那个古人给包裹住,当它想追我时门关闭,之后我便晕了过去。”

“你说的是人皮僵?”九宸讶然:“人皮僵极能炼制,在秦亡后制造人皮僵的技术也失传,这说明那座墓是先秦或更久远的古墓。”

“是的,前辈,那就是只人皮僵,它展开身体时以两眉中心垂直向下的一条中心线为中心,皮向两边扩张,里面血沐沐的,好似才从活人身上剥下的鲜皮,鲜血是流动的,腥味扑鼻,当合拢时又严丝合逢,跟活人一般完整无暇。”

候士林把积压在心底的骇然景像说出来,反而感觉轻松了一分,不再那么压抑,天可怜见,自打活着见到师父师叔,他夜夜都会梦见人皮僵吞噬活人的一幕,差点把他折腾疯。

他自小学习术法,也见过各种鬼,还见过少量的怪,经历过不少骇人的场面,却从没有古墓里那一墓恐怖。

人皮僵展开身体时那血淋淋的样子能把人活活吓死,和他在一起的另一个幸存者便是活活吓晕,在向地面倒下去时被人皮僵裹住。

也在人皮僵吞噬第二个人时,他和鬼使才有逃走的时间。

莫怪他见死不救,也莫说他心如铁石,那样的情况下连自保都成困难,更别说救别人。

被抢回来后他隐瞒不说,不是想隐藏古墓的秘密,是怕师父师叔知道了会深入古墓去除害而以身涉险,他终究还是有私心的,不希望师门中有谁遇害。

“难怪你会失一魂一魄。”九宸心中了悟,人皮僵早已随先秦烟没于历史长河里,后辈术士们大部分连听都没听过,唯有许多传承古老的法门才有残存的记载,茅山道统得自正传,知道人皮僵的存在也在情理之中。

而记载终是记载,太过久远,没人预料到还能亲眼见到那么古怪的东西,青年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上撞上人皮僵,受到惊吓也是无可厚非。

候士林惭愧的低下头,他自诩得师父真传,敢恃术闯地府,却不曾想在人皮僵面前竟只有逃的份儿,简直丢尽师门颜面哪。

“你也无需难为情,人皮僵不是那么好打发的,它几乎堪称完美,大部分符术之法对它无用,莫说是你,就是你师父也难以招架。”

“前辈,没有办法对付它吗?”候士林手心湿湿的,他的一魂一魄还遗落在古墓里,那里必然是要去探一探的,万一再遇上人皮僵怎么办?

“对付它的最好办法就是道行,只要你道行比它高,自然能压它一头。”

“……?”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?

候小道士还在忧伤中,少年的声音又懒洋洋的飘起来:“第二个办法么,请本座出马,本座出马保证手到擒来,但是,本座好不容易找到我的小东西,为了多陪她几年,自封法力,不再插手世俗之事,就算本座想去,小东西也不会容许。”

青年嘴角狂抽,前辈,咱们能说正经的吗?

“第三呢,请我的小东西去走一趟,我的宝贝小东西即使整不死人皮僵,也能全身而退,然,本座舍不得小东西去冒险的,所以这个也行不通。”

“前辈,还有其他办法吗?”候士林连晕过去的心都有了,前辈啊,您老是老老前辈,能不能别吊人胃口?

“其他的啊,有的有的,你们去找齐十二个阳年九月出生的术士,记住,必须是阳年农历九月出生的男术士,还必须修炼出三昧真火,是能口吐三昧真火,术法到达大师级别的术士,一起结队进去,以三昧真火烧它,也能干掉它。”

九宸少年笑容灿灿,问他有没办法灭人皮僵,当然有了,他可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,用小东西的话说他是好人哪。

叹口气,候士林蔫了巴拉的垂下脑袋,后面这个办法跟前面的难度一样大好不?大宗师级的术士有,但修炼得能口吐三昧真火的大宗师术士总数加起来未必有十二个,这是指没隐世的,那些隐世的大能们早已是地仙级别的人,甭说请不请得动他们,想找到他们比登蜀道还难。

请前辈出马?他觉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,不可能请得动。

请曲小伙伴出马?前辈说了他不舍得让人去冒险。

一句话,前辈说的办法全部都是浮云啊,一切还是等师父来了再说吧。

候小道士垂头丧气,九宸却是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很无良,签收送来的快餐,和阿金做好的几个菜,提去宿舍跟两只小生物一起分享。

看在小东西的份上,他是不会太为难青年的,不过总得给点教训,让他明白人外有人的道理,所以,就让他独自忧伤寂寞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