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笒心里“咯噔”一声。试探的问道:“之前H&C和霍氏集团之前合作了一个案子,怎么会忽然……”

她的话没有说完,但心里已经明白,想来是霍庭深挖了坑,霍皓阎带着霍氏集团跳了进去。

“如你所想。”他一眼看穿她的心思,定定的看着她,似是在说:是我做的,你想续和?

“不可以!”安笒脱口而出,见霍庭深变了脸色,急急道,“在彻底调查清楚当年的事情之前,先不要这样狠心好不好?”

霍庭深眸子倏地收紧,嘴唇抿成冷笑的弧度,“狠心?你说我狠心?”

安笒自知失言,但这会儿脑子里乱七八糟各种情绪,硬着头皮去抓他的手:“我们先找到妈妈,找到她之后再决定要不要……”

“不可能!”霍庭深身上气息陡然变化,像似的躯壳里像是换了一个灵魂,他逼视着她的眼睛,一字一顿说的缓慢,“这一天,我已经等了太久。”

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,知道木美辰的事情,他就生出了这个念头,箭已射出,断然没有回头的可能。

“霍庭深!”安笒着急的喊道,“你一向聪明果断,在商场上无往不利,为什么这次这么冲动?你要对付的人是你父亲,我不希望你变成残忍的人。”

她说的又急又快,脸色涨的通红。

“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霍庭深拿了外套离开,门“砰”的关上,震的安笒心口一缩。

“庭深!”她反应过来,着急起身去追,但是麻痹的双腿不给力,她重重的跌倒在了地板上,膝盖传来的疼一下把眼泪逼了出来,“我只希望你好……”

清纯女孩的十七岁清晨美图

凉风从窗口吹进来,渗透皮肤,想到他临走的眼神,安笒觉的全身的血液都跟着冷了下来。

外面传来汽车启动的声音,声音越来越远,直到完全听不到。

在渐行渐远的声音中,安笒心一点点沉下来。

“咚咚——”

“少夫人,小小少爷一直哭着要找您。”李叔在外面敲门。

“我这就来。”安笒抹了一把眼睛,起身去洗脸。

霍念未的卧室在隔壁,她推门进去的时候,小小的人在床上嚎啕大哭:“妈咪,我要妈咪——”

小家伙双手在半空中挥舞,眼泪从紧闭的眼睛中掉出来,哭的伤心极了。

“妈咪来了。”安笒心疼的将孩子抱进怀里,轻拍他的后背,“妈咪在呢,不哭了。”

她抱着孩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声音温和的哄着他,心软的一塌糊涂。

“妈咪——”霍念未扯着安笒的衣服,抽噎着呢喃,不多会儿功夫慢慢睡了过去。

孩子完全都信让她暂时忘记了之前的伤心,混乱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。

安笒叫住李叔:“您跟在庭深身边多久了?”

“从少爷出生开始。”李叔道。

安笒睡熟的霍念未轻轻放在床上,轻声问道:“那您应该知道庭深的亲生母亲……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如果找到当年的真相,就能解决眼前的困局。

“少夫人。”李叔打断安笒的话,言辞之间仍不失恭敬,“少爷做事有自己的主张,您还是不要插手。”

安笒皱眉:“可是……”

“欠都债总要还,不管少爷做什么,都是霍家应该承受的。”李叔道,“少夫人早点休息。”

他转身离开,顺手带上了卧室门。

“我真的错了吗?”安笒喃喃道。

整整一个晚上,霍庭深都没有回来,早晨起床的时候,安笒眼底一片乌青,脑子闷闷的疼,对着工作有些力不从心。

“叮咚叮咚——”

安笒拿起电话,是叶少唐来电:“什么事儿?”

“怎么无精打采的?”叶少唐曲起手指敲了敲方向盘,“是不是霍庭深欺负你了?说出来,小爷帮你削他。”

安笒合上手里的文件:“到底什么事儿?”

“刚好路过辰心之家,请你吃饭。”叶少唐笑道。

“好,我这就出去。”安岑关上电脑,脑子里嗡嗡响,出去走走也好。

进了餐厅,她靠在沙发上,蔫蔫的像霜打的茄子。

“喂,我请客吃饭,你好歹给个笑脸好吗?”叶少唐撇撇嘴,摆了一个风流倜傥都姿势,挑着眉梢道,“你这样很伤害叶少感情的。”

安笒被他“我很美”都姿态逗笑,伸手按了按额头:“昨天晚上没休息好,有点头晕。”

“没休息好?”叶少唐眼神闪了闪,正经坐好,“霍庭深体力有这么好?”

安笒倏地瞪大了眼睛,脸颊通红,狠狠瞪了一眼叶少唐:“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

这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!昨天晚上,他们明明就是硝烟纷飞……

不过让叶少唐这样一打岔,原本郁闷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。

菜上的很快,都是按照安笒的口味点的,不过她脑袋一阵阵发晕,没什么胃口。

“霍氏集团要倒闭了。”安笒喝了一口果汁,看着窗外熙熙攘攘都车流,郁闷道,“我们吵架了。”

原本是两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,不过叶少唐瞬间想通其中关节。

“我大伯找你了?”叶少唐美美的喝了一口鱼汤,声音慵懒不屑,“甭搭理他,他上蹿下跳的为了哄好大伯母,让他一个人折腾去。”

其实最开始,叶泽伟是希望他劝安笒的,不过他拒绝了。

他不希望她为难,没想到老东西竟然自己出马了,真是可恶。

“开始我觉得你伯父说的也有道理。”安笒低低道,“可看霍庭深这么生气,我又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?”

如果霍氏集团覆灭,他心中的仇恨了了,是不是也很好?

自从这个念头冒出来,她一直推演各种结局,以及这种结局可能带来的影响,所以一整个晚上都睡不着。

“他们之间的事情,你不要插手。”叶少唐夹菜给安笒,“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安笒叹了口气放下筷子:“我去洗手间。”

眼睛滚烫滚烫都,她想用冷水扑扑脸。

“砰!”她刚站起来,又重重的跌了回去,单手撑着额头,抵抗天旋地转的晕眩。

“小笒!”叶少唐赶紧起身,抬手探她的额头,“这么烫!我送你去医院!”

“不用。”安笒摇头,忽然感觉到心脏一缩,视线越过叶少唐的肩膀,对上霍庭深冰冷的眸子,忍不住出声,“庭深?”

霍庭深走过来,揪着叶少唐的领子,身上翻滚出杀气。

之前叶少唐一只手撑在沙发靠背上,一只手探着安笒的额头,从某个角度看,动作亲昵,像是在接吻。

包厢里的空气瞬间凝固,最最轻微的一个动作,都会引起崩裂的声响。

“松手!”叶少唐眯着眼睛看霍庭深,“让自己的女人担心,算什么本事?”

霍庭深身上气场陡然加强,五指攥拳,朝叶少唐砸过去,叶少唐不甘示弱,毫不客气都回击过去。

“住手!”安笒又气又急,挣扎着去拉两个人,身影不稳,跌了出去,被叶少唐一把捞进怀里,瞬间感觉到两道逼人的视线。

她去推叶少唐,可这会儿头晕脑胀,一点力气都使不上,更不要说叶少唐将她抱的很紧。

“跟我回去!”霍庭深一把抓住安笒的手腕,力气之大,让她忍不住吃痛的喊出来。

叶少唐气急:“混蛋!”

安笒撑着力气看过去,对上霍庭深冷峻的眸子,只觉如坠冰窖,寒意在四肢百骸蔓延开,声音却清清楚楚:“你在生什么气?”

她在他眼里,看到了不信任。

“如果因为昨天,我现在就跟你回去。”安笒低低笑道,“如果是今天,请你松开手。”

霍庭深身子一震,她声音很轻、很冷,像是无数细细都小冰刀集中一起射进心里:“你可以解释。”

“需要解释证明你已然不相信。”安笒看着他,讥讽道,“我何必多此一举。”

两人四目相对,暗流涌动。

“霍庭深,你特么想什么呢?”叶少唐这才明白自己是导火索,顿时脸色铁青,“你马上跟小笒道歉!”

他喜欢小笒,但不会明知她心里有人,还给她造成困扰。

“跟我回去!”霍庭深皱眉。

安笒用力挣脱他的手腕,身子一晃,叶少唐及时扶住了她,眩晕一阵阵袭来,她只得暂时靠着他才能维持身体的平衡,像是有无数绣花针扎在心里,一阵密密麻麻的疼。

“你走吧。”她声音沙哑,心里是失望的。

安笒挺直后背:“你走吧。”

“好。”霍庭深眼底翻滚着黑色乌云,看了一眼安笒,抬脚离开。

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,安笒死死咬住嘴唇,才没掉出眼泪来。

“砰!”包厢的门被摔的很响,比昨天晚上还要震慑人心。

安笒脸色一白,身体软软的倒下去。

“小笒!”叶少唐一把将人抱起来冲了出去。

病房里惨白一片,每一个角落里都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,安笒静静的躺在病床上,像是毫无生机的布娃娃。

叶少唐一改往日花花公子的模样,神情冷峻,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病床上的人。91短视频抖音版破解版,91视频抖音版app下载安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