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4年秋,德国军队离开不久,在法国的许多城镇里,年轻的法国女人被脱光衣服、剃光毛发,押上临时搭建的舞台。“爱国者”们说,这些女人之所以必须承受折磨,是因为她们和德国人上过床。

欧洲许多妇女是在战争期间与德国人扯上关系的。她们被审查时为自己辩护说“这是因为爱情”“真爱无罪”“真爱无关政治”。但在旁人看来,这都不成理由。性,如果与德国人有关,那就是政治。性,象征着欧洲大陆被彻底征服:一个法国的、丹麦的或者荷兰的女人,为一个德国男人而心醉神迷。

更为重要的是,性,还象征着欧洲男人被阉割。这些男人,已经在对抗德国军事力量的斗争中证明了自己软弱无力,现在又因为自己的女人与德国人有染而受到集体羞辱。

战时与德国人有染的欧洲妇女,人数之多令人震惊。在战时的挪威,在15~30岁的妇女中,有德国男友的妇女多达10%。如果同时统计这些妇女为德军士兵生下了多少孩子,结果也可想而知:在西欧各国,与德国男人同床共枕的妇女恐怕多达数十万人。

解放后,国人认为与德国人同床的妇女无知、贫穷,甚至心智有问题。他们声称,妇女被强奸,或者仅仅迫于生计而与德国人同床。但近年有研究表明,与德军士兵同床的妇女来自各行各业各阶层,并非只来自贫困的家庭。总体而言,欧洲妇女与德国人同床,并非是由于他们强迫,也不是由于缺乏性爱,更不是由于急需糊口,仅仅是由于她们发现德军士兵强壮如同“武士”,这种形象极具魅力,相比之下,本国男子太过软弱。

例如,在丹麦,战时民意调查令人震惊地表明,51%的妇女公开承认,德国男人比本国同胞更有吸引力。她们认为这些男人更有能力保护自己,更加值得信赖。

法国是更为典型的例子。在这个国家,由庞大的几乎全部由男性群体构成的德国人,正好弥补了法国男人的缺失,200万法国男人,要么被关押在监狱里,要么在德国做苦工。

占领本身也带有性学含义。法国已经沦为“娼妇”,向德国卖身投靠,维希政府就是这个娼妇的皮条客。尽管通敌卖国者企图把法德关系视为结合,但在这种结合中,法国总是承担妇女的角色。

所有法国男人都摆脱不了战争期间妻女侍奉德国人带来的屈辱。他些困守家中,无力还击的男人承受了难以想象的挫败感。

重振法国男子气概的尝试开始于1944年8月登陆日之后,当时戴高乐及其“自由法国”部队终于打回了法国。此后数月间,他们赢得了一系列军事胜利。

首先是解放巴黎,这是在菲利普·勒克菜尔将军指挥下由法国部队单独完成的任务。然后,8月15日,法国部队抵达普罗旺斯,他们一路挺进阿尔萨斯,最终突入德国,占领斯图加特。在路上,他们解放了里昂,这是法国第二大城市,他们同样没有借助美国的力量。缓慢地、坚定地,他们开始重拾1940年军事惨败时所丢失的尊严。

解放后不久,法国抵抗组织把矛头指向了与德国军人上过床的“坏女孩”。作为惩罚,这些妇女被剃光头发,而且经常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,以便在最大程度上羞辱这些妇女。剃头仪式出现在法国的所有省份。

许多暴民从早到晚庆祝解放,喝得酩酊大醉,拿女人寻开心,让她们半裸或全裸地承受折磨。据研究,大约有2万名法国妇女因为通敌行为而受到剃发惩罚。

绅士宝阁宝盒福利版